观音文化 观音法门 观音共修 观音图集 观音经咒 放生护生
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>> 观音道场 >> 观音文化
观世音菩萨传奇故事(三、妙善收徒)
来源:宝林禅寺 点击数:378次 更新时间:2017-3-5 0:56:36 宝林禅寺微信公众号:baolinfoguang
又过去了八年,尹松柏遵照佛祖旨意一心学医救济百姓。在大香山里也算是众所周知了。妙善也长到了十七岁。这天,尹松柏正在给乡亲们治病,妙善和尹哥上山采药回来。妙善手里拿着一支千年灵芝给尹松柏看,尹松柏问妙善是怎么发现的。妙善说:“她看见石缝里出现一道金光,她顺着金光找去,然后就发现了这颗灵芝”。尹松柏说:“我在深山里采药这么多年,也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灵芝。你们今天能采到,这是佛祖保佑啊!”随后,尹松柏带着全家人到佛祖堂前开始跪拜。尹松柏跪在佛堂前说道:“感谢佛祖保佑,我一定遵照佛祖指示,多做善事、广结善缘!”这时门外有人大声喊道:“尹郎中、尹郎中”。尹松柏听到喊声,立即赶出门去。来人是一位邻村百姓,他是请尹松柏去给一位老太太治病的,他告诉尹松柏,这位老人快要不行了,让他快点赶过去。妙善要去,尹松柏说:“路太远,又不好走,你还是在家照顾你娘吧”。随后告诉尹哥:“家里的累活让他多做些”。尹松柏安排好后,就随同这位老爹走了。

  尹妈因为多年劳累成疾,病倒了!在咳痰中带出血来,妙善对尹哥说:娘咳血了!尹哥问:“这是什么病?”妙善回答:“是痨病!”尹哥听完后,要立即去追父亲回来,妙善没有让。妙善对尹哥说:“那位老妈妈的病也很重,还是别让爹回来了,我在佛祖的医书中见过这种治病方法,能治愈娘的病。”妙善来到柴房,割下自己身上的肉来给尹妈煎药。在煎药中,妙善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这时,佛祖来到妙善面前。佛祖告知妙善:“是你的孝心感到本座,今天特意来点化与你!”佛祖让妙善往下看,人间苦难众多。然后又让妙善往地狱里看各种受刑罚之人。然后,佛祖又让妙善看妙庄国。佛祖告知:“你眼前的这对夫妇就是你的亲生父母、妙庄王和王后。你割肉煎药治病的这位夫人是你的养母也就是你的救命恩人。”妙善对佛祖说:“我想回妙庄国,去看看亲生父母。”佛祖说:“你以发此弘愿,救度天下数万人,了生死,度众生、四大皆空!”

  这时,尹哥来到柴房,看见妙善割肉为母亲煎药就唤醒她,让妙善快回房休息。妙善让尹哥不要对母亲说,告诉尹哥快把药拿给娘服下。尹哥把药拿给尹妈,妙善也随之进来坐在尹妈的身边。并告知尹妈说:“娘,你快把药服下,十日内你的病就会全好了!”尹妈问:“这是什么药这么灵?并说道,这是佛祖保佑,我托女儿的福了!”尹妈把药服下后,妙善对尹妈说:“我刚才在煎药时看见佛祖了!虽然是梦,但很清晰,我想问一下娘,也验证一下我的梦是否正确。”尹妈问:“是什么梦啊?”妙善说:“佛祖告知,说我是当今妙庄王的三公主,在我大难之时,是娘把我抱到尹家村,不知是否?”尹妈听完,点点头。随后下地带着妙善和尹哥来到佛祖堂前。先给佛祖叩拜,随后坐下来把妙善的身世告知与她。尹妈讲完后,看见尹哥在一旁发愣,就说,你怎么还不过来拜见三公主啊!尹哥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妙善说:“我是娘把我带到山里来的,我就是山里人,这里没有什么三公主,以后,娘也不要这样叫我,我永远是你的女儿,请娘答应我。”尹妈说道:“我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啊!”全家人都笑了!

  几天过去,妙善正在佛堂前叩拜佛祖,这时,尹松柏从外地回来,妙善赶紧过来问候。并问老太太的病怎么样了?尹松柏说好多了。尹松柏问妙善:“你娘的病怎么样了?”这时,尹妈从房里走出来,对尹松柏说:“我吃了几副妙善配的药,现在好多了。”一家人坐下来,尹松柏问妙善:你每天熟读佛书,我问你什么是“大彻大悟”?妙善犹豫了一下说:“孩儿认为,大彻大悟就是彻底的觉悟,轮到不生不灭的真如识相。也就是正经正道,修成正果,达到大菩萨的境界。”尹松柏说:“这怕是很难吧!”妙善回答说:“孩儿有此志向。”尹松柏接着说:好、好、你如此有志气,爹为你感到高兴啊!接着说:“九年前,我们得到了仙人的点化。佛祖送给我们佛书教我们如何做人,又送给我们医书,让我们救度大香山里的百姓。我们真是佛祖保佑啊!现在,大香山风调雨顺,百姓安居乐业。妙善,你能遇到仙人,得到金莲,这说明,你佛缘不浅啊!你每日读经拜佛,潜心修行。不辜负佛祖的一片苦心,这样,爹就放心了!”妙善接着说:“爹,我记住了!”尹妈在一边说道:“你们俩说起话来就没有个完。”妙善问:“娘,有事吗?”尹妈说:“在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!转头对尹松柏说:他爹,我和你说的事你总也不记在心上?”尹松柏笑道说:“我哪能忘呢?我这不是刚回来吗?明天我就进城去”。妙善问道:“娘,皇城离大香山这么远,你让爹到皇城里去做什么?”尹松柏说:“妙善,你娘说,你过生日,一定要给你做一件新衣服,爹也是这个心思啊!”妙善接个说:“爹、娘、我不要什么新衣服,你看我这不是穿的很好吗?”尹妈说:“好什么啊!一个十七岁的大姑娘整天穿着个带补丁的衣服,让娘心里都不好受。娘,为你攒下点钱,如论如何也要让你穿上一件像样的衣服。”妙善说:“娘,世间的一切事情都在感知而已,吃穿好与坏就在于你如何感觉他了。娘,孩儿身上这件衣服虽然破旧了,但是,这是娘亲手所做,孩儿穿在身上感觉舒服。即使穿上绫罗绸缎也不会快乐,人的欲望是无止尽的。娘要给孩儿过生日,不如我们一家人坐在一起说说话。快快乐乐的比什么都好。”尹妈说:“妙善,这是爹娘的一片心啊!这么多年来,娘就这么一个心思,总想攒点钱给你做一件新衣服,你就随娘的愿吧!”妙善趴在尹妈的怀里,轻轻的叫了声“娘”。尹松柏说:“妙善,你就听你娘的话吧!皇城初一、十五都有庙会,爹也想去开开眼界。”

  这时,尹哥下地回来了。妙善拿起水桶去担水,尹哥说:“妙善,还是我去吧”!妙善回答说:“还是我去吧!明天我和爹都要出门了,家里就全靠你照顾娘了。”妙善担水去了,一家人站在门口望着妙善的背影。尹妈说:“妙善本是帝王血脉,却和我们在这里受苦。”尹松柏接着说:“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,什么帝王血脉,百姓也不都是一样吗?,你没有听妙善说吗?受苦自己不觉苦、苦也无苦、不亦乐,生在福中不知福、福也无福、无亦福。妙善这孩子,生来磨难,却以苦为乐,晨钟暮课,一心拜佛,修心悟道,将来一定有福气,能成大器!”尹妈说:“一个女孩子,能成什么大器,只求佛祖保佑,平平安安就行了。”

  妙善随同尹松柏来到皇城市集,他们来到一家布店。尹松柏为妙善选一块布料,就在这时,外面乱声一片。店老板说,你们快躲躲吧,尹松柏问道,为什么?店老板说:霍丞相之子霍金宝又出来强抢民女了。你们还是躲躲吧!

  尹松柏买完布料带妙善刚走出店门,就撞上了霍金宝。霍金宝的家奴拦住了他们,并要强行带走妙善。妙善问霍金宝:“你们光天华日强抢民女就不怕遭到天谴吗”?霍金宝回答:“我不知道什么是天。”并立刻下令让他们把妙善带走。尹松柏上前阻止却被霍金宝的家奴给打倒在地。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,走来一位女侠救了妙善。霍金宝问,你是什么人?赶来坏了老子的好事。这位女侠说到,我叫关玲。关玲让妙善赶紧离开,关玲和霍金宝的家奴打了起来。关玲的哥哥听到打斗声也赶了过来,一看是妹妹在和霍金宝打斗,立刻上来助阵。这时,又来了两位山民看到霍金宝在以多欺少,也马上赶来助阵。解了关家二位兄妹的围。关云峰在与霍金宝打斗时受了伤,他们兄妹二人立刻离开皇城。

  妙善被关家二位兄妹解围后,立刻离开皇城回到大香山。他们走到一家小店同山里的两位村民正在吃饭,吃饭时谈起了关家二兄妹,尹松柏说:“也不知道这两位大侠怎么样了?”正在谈论之时,关云峰和关玲走了进来。尹松柏立刻站了起来,向他们表示谢意。关云峰在与霍金宝打斗中受了伤,妙善提议,让关家两兄妹同他们一起到大香山里去,为他们治疗伤口。尹松柏也同意妙善的意见。就这样,关云峰和关玲随妙善他们一起回到了大香山。

  关云峰在尹松柏的治疗下,伤好的很快。尹妈告诉妙善:“你们说的霍金宝就是霍羽的儿子,霍羽就是当年在老太后面前进谗言的人。”妙善来到尹松柏面前问关云峰的病情。尹松柏说:“在用几副药就会好了。”妙善说:“那我和尹哥上山去采药吧!”

  妙善和尹哥一起来到山上采药。休息时,尹哥对妙善说:“当时听说你是三公主,我真是吓了一跳,如果以后你爹娘要来找你,你是否回到他们身边去”。妙善回答说:“如果父王和母后要来找我,我还是要回去看看他们的,因为我的骨肉是他们给的。不过,我不会离开爹娘还有你。”他们在采药中突然天下起了大雨,尹哥带着妙善来到一个草棚避雨。尹哥问妙善,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?不会离开爹、娘还有我。妙善说;“是”。尹哥说道:“我们既然不是亲生兄妹能不能…….”妙善捂住了尹哥的嘴不让他在说下去。这时,山上的石头非滚下来,尹哥带着妙善立刻离开。雨停了,妙善在一边双手合掌祈求佛祖原谅。尹哥问妙善这是做为什么?妙善告诉尹哥:“我在佛祖面前发此弘愿,救度百姓,了生死,四大皆空。我不能为了个人欢乐而不顾百姓!”妙善请求尹哥原谅!

  霍金宝带着家丁在家中练武,这时,秦旺来到霍府。他看到霍金宝手里的宝刀,就问霍金宝这刀是从哪里来的?霍金宝就把和关云峰在庙会相遇的情况详细说的一遍。秦旺听后,立刻赶到霍羽哪里。把蓬莱大侠关云峰的事情向霍羽做了汇报,并告诉霍羽,关云峰是朝廷捉拿要犯,决定派霍金宝带家丁到大香山里去捉拿。霍羽和秦旺商讨后,霍金宝连夜赶往大香山打听关云峰兄妹的去向。霍金宝带着家丁来到妙善和尹松柏他们吃过饭的小店,并威胁小店老板告诉他们关云峰的去向,小店老板无奈只好告诉霍金宝说:“关云峰兄妹去了大香山。”

  夜里,尹妈和尹松柏为了给妙善过生日,把乡里的百姓都请来一起举行了篝火晚会。晚会上,大家都玩的很开心。乡亲们让妙善给大家跳舞,妙善腼腆的跳了几下就下来了。妙善离开人群,她看见尹哥在一边呆呆的坐着,离大家很远。妙善就悄悄的走过去想逗尹哥开心,这时,天空中突然出现一颗流星落入水中。妙善急忙叫起尹哥,让尹哥往天上看去。尹哥见后问妙善:“你想要吗?如果想要哪怕是上九天、下五洋,我都会去给你取。”尹哥说完就跳下水里给妙善取天上掉下的东西。妙善见尹哥跳下水去半天没有出来,心一急,口中念一声“阿弥陀佛”随后也跳下水去。尹妈看到妙善也跳进水里急的哭起来,口中不停的呼唤着妙善的名字。尹哥被大家从水里救上岸来,听说妙善也跳进水里。立即要下水去救妙善被大家给拦住。突然,关玲喊一声大家看,所有人的目光都向湖里望去。这时,妙善从湖水里象长了翅膀一样飞了出来,落到岸上。尹妈立刻把妙善搂在怀里,问妙善怎么样?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?妙善回答说:“没有”。突然,尹妈问妙善:“你这孩子怎么象没有落水是的,怎么身上一点水都没有啊!”妙善说:“我也不清楚,就感到迷迷糊糊的。”乡亲们问妙善,你下去都看见什么了?妙善回答说:“我就看到一个大花园,还有我手中这个瓶。”乡亲们说,这个瓶看是普通,说不定还是件宝物呢!大家围观了一会后就都各自回家去了。

  天一亮,妙善和关玲去山里采药。突然,他们发现霍金宝带着一群人在向大香山里走来。霍金宝也见到了关玲和妙善。立即下令抓住他们,关玲同霍金宝的家丁打了起来。霍金宝为了抓住妙善和关玲就使出了暗器,妙善看见霍金宝的暗器过来,立即抛出净瓶。可是,他们没有想到,净瓶威力无比。把霍金宝的暗器吸入瓶中,随后放出雾气和风,把霍金宝及家丁打的落花流水返回皇城。

  霍金宝回到家中见到霍羽就说:“大香山出现一位白衣仙子,十分厉害。”霍羽不信就说:“哪来的白衣仙子,只不过懂点法术罢了。”

  妙善和关玲回到尹家村,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同尹妈和尹松柏讲了。尹松柏说:“这是佛祖持给你的宝物,妙善,你一定要收藏好,这也是佛祖在救大香山的百姓啊!”妙善把净瓶拿回屋中放在佛祖像前参拜。

  夜里,霍羽听到有人在呼叫他的名字。醒来一看是一位身穿黑衣的仙子,这位仙子不是别人,正是十七年前天界瑶池里的黑鱼精,他偷了慈航大士的经书被贬到人间做了妖怪。他几次都想加害妙善为自己报仇,但是都没有得手。这次,他来找霍羽就是想借霍羽的手来杀害妙善。黑鱼精把在天界偷来的经书送给霍羽,让霍羽学法术。并把妙善的身世告知霍羽让他找机会下手。

  霍羽一心想篡夺妙庄江山,就把妙庄王最亲信的御前护卫罗斌调开。派罗斌第二次进入大香山抓关云峰兄妹。罗斌来到大香山并没有动一兵一卒,他首先来到尹家村,罗斌单枪匹马一个人到尹家村。让兵马安营扎寨在村外。罗斌来到村口被这里守护的村民拦住,罗斌向村民们说明了来意,并请村民带他去见关云峰。村民把罗斌的眼睛蒙上,把罗斌带到尹松柏面前。罗斌把一切情况告知尹松柏后,让村民要多加防范。罗斌随后问起妙善,尹松柏告诉罗斌妙善很好。罗斌在没有说什么拿起刀在自己的身上砍了一刀后,骑马而去。尹妈和妙善都躲在屋里,看到此景也都走了出来。

  霍金宝回到霍府,把情况向霍羽做了详细汇报。霍羽哈哈大笑,秦旺问霍金宝打没打仗?霍元宝说:“打个屁,没有动一兵一卒。”霍羽说:“这次,派罗斌到大香山去是一个错误。”秦旺问:“为什么?”霍羽说:“当年,大王派罗斌把三公主抛到大海里,而罗斌却把三公主带到了大香山。”

  深夜,霍羽派上法坛。用邪术往大香山里放毒,他想用毒气杀妙善。因为妙善有净瓶保护,大香山只有妙善一家没有中毒。

  清晨,妙善在佛祖面前上香,发现净瓶摇晃。有一股黑烟飘入进来,妙善走出屋子。

  这时,左邻右舍的百姓都来找尹松柏。尹松柏一看事情不妙,就对妙善说:“妙善,你到其它几个村子看看。这毒气来的太突然!”

  妙善来到村里,到处都有人中毒死亡。这时,有一位大嫂跑来喊妙善。告诉妙善说:“善财的娘不行了,你快去看看吧!”妙善赶到善财家看过善财娘后说道:“善财的娘已经没有救了,善财还有希望。”妙善并让这位大嫂帮她把善财扶起来,用银针把善财抢救过来。善财醒来后,见娘已经死了,就哭着喊:“娘、娘….”

  罗斌把见到尹松柏的事情向妙庄王和王后做了汇报。王后让妙庄王下令把妙善接回宫中,并说:“妙善从出生到现在已经十七年了,一直都不知道女儿的下落。这次一定要把三公主接回来。”妙善王说:“当初也是老太后下的令,母命难违啊!”他们正说着老太后走了进来。老太后说:“你们胆子也太大了,竟敢欺骗于我!”老太后立刻下令要杀罗斌。妙庄王一听吓了一跳,立刻和王后一起跪下为罗斌求情。

  霍羽为了要杀害妙善向老太后做了汇报,并告诉老太后不能把妙善接到宫中。他还一直挑拨老太后说妙善是个妖精。说妙善将来会对妙庄江山不利等等谣言。老太后听信了霍羽的谗言,下一道圣旨,让秦旺去大香山接妙善。秦旺带着官兵吹吹打打来到了大香山。秦旺见到尹妈立刻说明了来意,起初妙善不同意回皇宫,由于老太后下了圣旨,如果抗旨又怕连累百姓。所以,决定同秦旺他们一起回宫。妙善同秦旺他们一起离开大香山后,十多日都没有消息。尹妈和尹松柏都十分焦虑,因为他们知道霍羽一直都想加害妙善。生怕妙善出什么事!

  妙善随秦旺他们离开大香山后,秦旺的确没有把妙善带回宫中。而是把妙善带到宫外的白雀寺,而白雀寺四周都用重兵把守,妙善就是想飞出来都很困难。白雀寺的主持玄真师太看出妙善了的来历,并拿出十部经卷送给妙善,并告诉妙善这里不是你出家的地方。霍羽想尽一切办法阻止妙庄王和王后见妙善,为了能达到他的目的,就让老太后下了一道圣旨,让妙善在白雀寺削发为尼。照顾妙善的是龙女,她是霍金宝在大街捡来的丫鬟。龙女很正直,她见妙善每天都看书拜佛,根本就不是霍羽他们所说的妖怪。同时,龙女也知道霍羽他们要加害妙善。后来,龙女就把所有实情全部告诉了妙善。妙善问龙女说:“龙女,你是怎么到霍府的?你从哪来来?”龙女说:“我也不知道?一切都不记得了!”玄真师太对妙善说:“三公主,看来得借用一下你的宝瓶,我们一起给龙女发功看看她能不能找回记忆。”妙善同意了。

  他们三人坐在净水瓶前,玄真师太为龙女发功。龙女突然回到了大海,在和父王和母后玩耍。由于人间在闹花灯,龙女好奇就跑到水面。可是,龙女离开水面后就再也回不去了。龙女在海边急的直哭,这时,佛祖来到龙女面前,告知龙女说:“在白雀寺你会遇到一位白衣女子,她就是你的师父。你要好好照顾她,同她一起修行,脱离苦海、度化众生。”玄真师太收功后,龙女突然醒来,看看玄真师太,又望望妙善,最后回头见到佛祖的像。突然,她恍然大悟,立刻在妙善面前跪下,随后说道:“师父在上,受我一拜!”妙善愣住了!问龙女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龙女说:“师父,刚才师太给我发功,我见到佛祖了!佛祖告诉我让我拜你为师,同你一起修行,让我和你一起同甘苦、共患难。”

  说道这里,霍羽的管家婆桂娘走了进来。告诉妙善说:“从今天开始,让妙善出去劈材、担水、如果完不成任务,就不能吃饭。”他们为折磨妙善使出了所有办法,首先让妙善削发为尼。其次、就让妙善嫁给霍金宝。这两件事情都没有如愿就来最狠的了。

  他们让妙善每天劈柴、担水,还不让妙善休息,每天也只能吃一顿饭。龙女实在看不下去了,就偷偷的帮助妙善干活。没有想到,龙女帮妙善干活被管家婆发现了。他拿起鞭子就来抽打龙女,妙善看见后就说到:“龙女干多少我就多加多少就是了,你不要再打了。”管家婆没有听妙善说什么?还是拿起鞭子打在妙善和龙女身上。

  尹妈在家里实在是放心不下妙善,就派尹哥和关玲到皇宫来打听一下。尹哥和关玲来到皇城找到一家酒店,在吃饭时打听妙善的事。店小二告诉尹哥,几天前是看见皇宫出来一群人马,可是,至今也没有见到他们回来。

  尹哥临行前,尹松柏告诉尹哥说:“如果到了皇宫要是打听不到妙善的消息,就让他们到白雀寺去上香,祈求佛祖保佑!”尹哥和关玲来到白雀寺,他们发现白雀寺有重兵保守,又不让进去。心里猜到,妙善一定在白雀寺。

  夜里,关玲悄悄引开官兵。越墙来到寺里,关玲发现妙善正在劈材,就上前劝说让妙善快点离开。妙善不答应,因为她怕连累白雀寺的众生和大香山里的百姓。关玲说:“那我让尹哥来劝你吧!”说完,关玲就飞过墙去。关云峰见尹哥和关玲离开大香山,知道一定是来找妙善的,他立刻召集一些村民也赶到了白雀寺。关玲把妙善的事和尹哥讲过后,他们立刻第二次越墙来劝说妙善。这时,霍府管家婆桂娘赶来,把妙善和龙女一起推到屋里。让下人用劈柴把房子围起来,把火点着,他们想烧死妙善。龙女在不停的喊救命,尹哥和关玲赶到,把妙善和龙女一起救了出来。他们把霍府的管家婆桂娘推到屋里被火烧死了。

  妙善和龙女随尹哥、关玲他们一起回到了大香山,尹妈和尹松柏及众乡亲见妙善回来了,都十分高兴。妙善向乡亲们介绍了龙女。这时,善财跑过来说:“妙善姐,你都收徒了,为什么不收我啊!我也要拜你为师。按理说,我应该在她前面。”龙女对善财说:“没有办法,谁让我先拜的师呢,你还没有拜呢!。”善财听后也立刻跪下磕头,口中喊道师父,以后,我也要伺候你一辈子。善财跪在地上问妙善:“师父,你到底收不收我作徒弟啊?”妙善笑着说道:“你都叫师父了,我怎能不收你.。”随后,妙善把善财扶起。

【刷新页面】【加入收藏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
上一篇:观世音菩萨传奇故事(四、妙善出家)
下一篇:观世音菩萨传奇故事(二、历尽磨难)
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
© 2017 宝林禅寺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9069号 地址: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虹西路98号 客堂电话:0519-86553984
宝林禅寺官方网站域名:www.daniepanshan.org | 微信公众号:般若佛光(baolinfoguang) | 新浪微博般若山慧闻http://weibo.com/boreshan
网站所有文章内容欢迎转载,功德无量。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,为教化世人所提供题材,如侵犯到原作者相关权益,请联系我们(微信:71631953),将及时处理。
宝林禅寺始建于公元527年,为南朝梁武帝萧衍营造的皇家寺院。2007年改建为宝林寺观音文化园区,成为武进区中心寺院——规模宏大、佛教文化底蕴浓厚的一流寺院。